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史贵禄2016年两会议案之二 | 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的议案

史贵禄2016年两会议案之二 | 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的议案

  • 分类:参政议政
  • 作者:
  • 来源:
  • 2016-05-12
  • 浏览量  0

【概要描述】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的议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史贵禄;案由: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案据:一、土壤污染触目惊心 我国土壤环境污染问题形势严峻。据调查,目前我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6亿亩,约占耕地总面积的1/10以上的耕地遭到污染,全国已不能继续耕种的中重度污染耕地已达5000万亩左右,直接经济损失达数百亿元,更严重的是因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质在粮食、蔬菜等农作物中积累。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致使10%的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成为“毒土”。除农业耕地外,工业场地型的土壤污染也十分严重。近年来,“镉大米”、“重金属蔬菜”、“血铅事件”等与土壤污染密切相关的事件,再次敲响了土壤危机的警钟。

  二、法律缺失不容忽视

  土壤污染严重威胁群众生命健康,造成了大量土地资源的浪费和流失,重视对土壤环境的保护和修复,才能实现资源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尽管在《环境保护法》、《土地管理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已有一些关于土壤污染防治的规定,但其范围满足不了现实的需要,诸如对不同用途土地污染的划分、各种土壤相关污染物种类的确定和划分、受污染土壤的修复责任的分担、土壤污染整治的行政管理体制制定等多方面的实际操作性问题,单靠修订现行法律法规是无法解决的,特别是针对污染土壤的预防、整治、修复和开发利用的相关工作,目前仍存空白。因此,应当尽快制定专门的土壤环境保护法,规定专门的、行之有效的法律措施。

  三、发达国家土壤保护立法值得借鉴

  由于经济发展速度的不同,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较早就凸显出土壤环境恶化的问题,因此相关环境保护立法也较早较成熟。诸如美国、英国、德国、法国、荷兰、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就纷纷开展了土壤环境保护法律体系的制定或完善:德国制定了《联邦土壤保护法》,除了减少或避免土壤污染外,还规定了须清理被遗弃污染场地,并依此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污染场地管理体系,要求对污染场地进行调查、识别、风险评价和修复、评估后才可以重新投入使用;荷兰1994年制定了《土壤保护法》和土壤质量标准和规则,其每年花费4亿欧元修复1500~2000个场地;日本针对农业型土壤污染和城市型场地污染分别制定了《农用地土壤污染防治法》和《土壤污染对策法》,实施后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指定的受污染土地、以及修复的受污染土地的数量明显增加;中国台湾地区针对土壤污染制定了《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并制定了配套的18项法律规范,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土壤污染防治立法体系。

  上述各国和地区在各自相关土壤环境保护法律制度的约束和指引下,积极开展工作,使土壤污染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已污染土壤得到了有序的整治和修复,值得我国土壤环境保护立法参考。

  四、实践经验值得提炼

  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相关部门制定了一系列行政法规并在部分省市进行了土地环境监管试点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土壤环境保护法的立法奠定良好的基础:

  2012年11月27日,环境保护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保障工业企业场地再开发利用环境安全的通知》,提出了排查污染场地、合理规划被污染场地的土地用途、严控被污染场地的土地流转、开展被污染场地治理修复、严格环境风险评估和治理修复管理、切实防范场地污染、落实相关责任主体、强化保障工作、加强组织领导的九项任务;2013年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开发布了“关于印发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的通知”,明确了从2015年到2020年的土壤环境保护和治理目标,提出了严格控制新增土壤污染、确定土壤环境保护优先区域、强化被污染土壤的环境风险控制、开展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提升土壤环境监管能力、加快土壤环境保护工程建设等六条主要任务,要实现这些任务目标,亟需土壤环境保护立法进行强制性规范。

  在本届人大三次会议上,我就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提出过立法议案,由于土壤保护迫在眉睫,因此,我再次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

  建议:

  一、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及其配套的法律法规体系

  二、确定责任主体和明晰职责

  区分“农业型”和“工业场地型”污染,实现法律责任多元化和土壤污染整治民事责任的社会化,促进土壤污染整治市场化、专业化。明确政府部门的管理实施统管和分管相结合的方式,由环保部门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经济信息化部门负责工业场地土壤污染预防和整治的管理;农业部门负责农田土壤污染的预防和整治管理;发展改革、国土资源、规划、建设、财政、科技、卫生、工商等相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土壤环境保护相关工作。

  三、建立土壤污染调查监测体系

  调查监测制度是防治土壤污染的一个基础性制度,土壤调查耗时长、过程复杂,要明确调查主体、统一调查方案、规范调查方法,建立土壤污染档案,特别是对已发生土壤污染事故的区域、饮用水水源地、危险物质作业场所等涉及土壤高污染风险的敏感区域应开展重点调查,为土壤环境保护和修复治理提供基础支撑。

  四、建立土壤污染管制区体系

  根据污染程度和影响程度的不同,将土壤污染区域划分为土壤污染清理区和土壤污染整治区,在各管制区内采取不同的管制方式。对土壤环境质量超过规定的标准,污染有扩大、蔓延趋势或者已影响到人体健康的区域,划定为土壤污染清理区域。该区域应当限期清理,清除污染物。相关污染者或者权利人应按环保部门的要求限期治理污染,在限定期限内没有完成的,可以通过代履行进行。对其他土壤受污染的区域,根据土壤用途,划定为一定的土壤污染整治区,分步进行整治。在完成整治前,限制该区域的产业准入。

  五、建立土壤污染的责任追究体系

  土壤污染的预防和整治实行污染者依法负责原则。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是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治理、修复的责任主体。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发生变更的,由变更后继承其债权、债务的单位承担相关责任;该单位已终止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承担相关责任;土地使用权依法转让的,由受让人承担相关责任。同时,依据投资者收益原则,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投入土壤环境保护工作。

  六、建立工业场地流转修复体系

  将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治理、修复作为实施工业场地流转的前置条件,规定在土地出让、划拨前应完成环境调查、评估工作,经调查和评估发现土壤已受污染的,应当明确治理修复主体,并编制治理和修复方案,方可流转。

  七、建立农用地土壤保护体系

  通过相关政策法规推广高效低毒的化肥和农药,指导农民合理施用化肥和农药;实施污水灌溉工程的,应确保污水预处理达标后使用。对受污染的农田,在政府组织开展整治前,如尚有可资利用的地方,农业部门应当公布适宜或不适宜种植农作物名录,指导农民科学耕种。

  八、建立突发性污染应急体系

  在可能造成土壤污染紧急事件发生时,要求造成污染的单位和个人,必须立即采取防治土壤污染危害的应急措施,并报告环境保护部门及其他有管辖权的管理部门,接受调查并做出紧急处理,把土壤污染对人类健康或环境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限度。九、建立土壤污染治理的基金体系
  土壤污染整治周期长、技术难、投资巨大,因此需要建立国家和省两级土壤污染整治专项基金,支持对被污染的土壤进行整治与修复。在污染者不明、无力或不愿承担责任时,由专门的土壤污染整治基金来进行支付,整治基金同时保留向污染者追偿的权利。

  十、畅通污染受害者的投诉通道

  对造成土壤污染的企业或个人要依法惩处,对受害人的控诉要依法受理,只有畅通投诉通道,提高污染成本,才能有效治理污染。

史贵禄2016年两会议案之二 | 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的议案

【概要描述】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的议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史贵禄;案由: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案据:一、土壤污染触目惊心 我国土壤环境污染问题形势严峻。据调查,目前我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6亿亩,约占耕地总面积的1/10以上的耕地遭到污染,全国已不能继续耕种的中重度污染耕地已达5000万亩左右,直接经济损失达数百亿元,更严重的是因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质在粮食、蔬菜等农作物中积累。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致使10%的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成为“毒土”。除农业耕地外,工业场地型的土壤污染也十分严重。近年来,“镉大米”、“重金属蔬菜”、“血铅事件”等与土壤污染密切相关的事件,再次敲响了土壤危机的警钟。

  二、法律缺失不容忽视

  土壤污染严重威胁群众生命健康,造成了大量土地资源的浪费和流失,重视对土壤环境的保护和修复,才能实现资源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尽管在《环境保护法》、《土地管理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已有一些关于土壤污染防治的规定,但其范围满足不了现实的需要,诸如对不同用途土地污染的划分、各种土壤相关污染物种类的确定和划分、受污染土壤的修复责任的分担、土壤污染整治的行政管理体制制定等多方面的实际操作性问题,单靠修订现行法律法规是无法解决的,特别是针对污染土壤的预防、整治、修复和开发利用的相关工作,目前仍存空白。因此,应当尽快制定专门的土壤环境保护法,规定专门的、行之有效的法律措施。

  三、发达国家土壤保护立法值得借鉴

  由于经济发展速度的不同,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较早就凸显出土壤环境恶化的问题,因此相关环境保护立法也较早较成熟。诸如美国、英国、德国、法国、荷兰、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就纷纷开展了土壤环境保护法律体系的制定或完善:德国制定了《联邦土壤保护法》,除了减少或避免土壤污染外,还规定了须清理被遗弃污染场地,并依此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污染场地管理体系,要求对污染场地进行调查、识别、风险评价和修复、评估后才可以重新投入使用;荷兰1994年制定了《土壤保护法》和土壤质量标准和规则,其每年花费4亿欧元修复1500~2000个场地;日本针对农业型土壤污染和城市型场地污染分别制定了《农用地土壤污染防治法》和《土壤污染对策法》,实施后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指定的受污染土地、以及修复的受污染土地的数量明显增加;中国台湾地区针对土壤污染制定了《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并制定了配套的18项法律规范,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土壤污染防治立法体系。

  上述各国和地区在各自相关土壤环境保护法律制度的约束和指引下,积极开展工作,使土壤污染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已污染土壤得到了有序的整治和修复,值得我国土壤环境保护立法参考。

  四、实践经验值得提炼

  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相关部门制定了一系列行政法规并在部分省市进行了土地环境监管试点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土壤环境保护法的立法奠定良好的基础:

  2012年11月27日,环境保护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保障工业企业场地再开发利用环境安全的通知》,提出了排查污染场地、合理规划被污染场地的土地用途、严控被污染场地的土地流转、开展被污染场地治理修复、严格环境风险评估和治理修复管理、切实防范场地污染、落实相关责任主体、强化保障工作、加强组织领导的九项任务;2013年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开发布了“关于印发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的通知”,明确了从2015年到2020年的土壤环境保护和治理目标,提出了严格控制新增土壤污染、确定土壤环境保护优先区域、强化被污染土壤的环境风险控制、开展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提升土壤环境监管能力、加快土壤环境保护工程建设等六条主要任务,要实现这些任务目标,亟需土壤环境保护立法进行强制性规范。

  在本届人大三次会议上,我就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提出过立法议案,由于土壤保护迫在眉睫,因此,我再次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

  建议:

  一、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及其配套的法律法规体系

  二、确定责任主体和明晰职责

  区分“农业型”和“工业场地型”污染,实现法律责任多元化和土壤污染整治民事责任的社会化,促进土壤污染整治市场化、专业化。明确政府部门的管理实施统管和分管相结合的方式,由环保部门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经济信息化部门负责工业场地土壤污染预防和整治的管理;农业部门负责农田土壤污染的预防和整治管理;发展改革、国土资源、规划、建设、财政、科技、卫生、工商等相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土壤环境保护相关工作。

  三、建立土壤污染调查监测体系

  调查监测制度是防治土壤污染的一个基础性制度,土壤调查耗时长、过程复杂,要明确调查主体、统一调查方案、规范调查方法,建立土壤污染档案,特别是对已发生土壤污染事故的区域、饮用水水源地、危险物质作业场所等涉及土壤高污染风险的敏感区域应开展重点调查,为土壤环境保护和修复治理提供基础支撑。

  四、建立土壤污染管制区体系

  根据污染程度和影响程度的不同,将土壤污染区域划分为土壤污染清理区和土壤污染整治区,在各管制区内采取不同的管制方式。对土壤环境质量超过规定的标准,污染有扩大、蔓延趋势或者已影响到人体健康的区域,划定为土壤污染清理区域。该区域应当限期清理,清除污染物。相关污染者或者权利人应按环保部门的要求限期治理污染,在限定期限内没有完成的,可以通过代履行进行。对其他土壤受污染的区域,根据土壤用途,划定为一定的土壤污染整治区,分步进行整治。在完成整治前,限制该区域的产业准入。

  五、建立土壤污染的责任追究体系

  土壤污染的预防和整治实行污染者依法负责原则。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是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治理、修复的责任主体。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发生变更的,由变更后继承其债权、债务的单位承担相关责任;该单位已终止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承担相关责任;土地使用权依法转让的,由受让人承担相关责任。同时,依据投资者收益原则,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投入土壤环境保护工作。

  六、建立工业场地流转修复体系

  将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治理、修复作为实施工业场地流转的前置条件,规定在土地出让、划拨前应完成环境调查、评估工作,经调查和评估发现土壤已受污染的,应当明确治理修复主体,并编制治理和修复方案,方可流转。

  七、建立农用地土壤保护体系

  通过相关政策法规推广高效低毒的化肥和农药,指导农民合理施用化肥和农药;实施污水灌溉工程的,应确保污水预处理达标后使用。对受污染的农田,在政府组织开展整治前,如尚有可资利用的地方,农业部门应当公布适宜或不适宜种植农作物名录,指导农民科学耕种。

  八、建立突发性污染应急体系

  在可能造成土壤污染紧急事件发生时,要求造成污染的单位和个人,必须立即采取防治土壤污染危害的应急措施,并报告环境保护部门及其他有管辖权的管理部门,接受调查并做出紧急处理,把土壤污染对人类健康或环境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限度。九、建立土壤污染治理的基金体系
  土壤污染整治周期长、技术难、投资巨大,因此需要建立国家和省两级土壤污染整治专项基金,支持对被污染的土壤进行整治与修复。在污染者不明、无力或不愿承担责任时,由专门的土壤污染整治基金来进行支付,整治基金同时保留向污染者追偿的权利。

  十、畅通污染受害者的投诉通道

  对造成土壤污染的企业或个人要依法惩处,对受害人的控诉要依法受理,只有畅通投诉通道,提高污染成本,才能有效治理污染。

  • 分类:参政议政
  • 作者:
  • 来源:
  • 2016-05-12 17:23
  • 访问量:0
详情

荣民

  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的议案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史贵禄

  案由: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

  案据:

  一、土壤污染触目惊心

  我国土壤环境污染问题形势严峻。据调查,目前我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6亿亩,约占耕地总面积的1/10以上的耕地遭到污染,全国已不能继续耕种的中重度污染耕地已达5000万亩左右,直接经济损失达数百亿元,更严重的是因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质在粮食、蔬菜等农作物中积累。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致使10%的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成为“毒土”。除农业耕地外,工业场地型的土壤污染也十分严重。近年来,“镉大米”、“重金属蔬菜”、“血铅事件”等与土壤污染密切相关的事件,再次敲响了土壤危机的警钟。

  二、法律缺失不容忽视

  土壤污染严重威胁群众生命健康,造成了大量土地资源的浪费和流失,重视对土壤环境的保护和修复,才能实现资源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尽管在《环境保护法》、《土地管理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已有一些关于土壤污染防治的规定,但其范围满足不了现实的需要,诸如对不同用途土地污染的划分、各种土壤相关污染物种类的确定和划分、受污染土壤的修复责任的分担、土壤污染整治的行政管理体制制定等多方面的实际操作性问题,单靠修订现行法律法规是无法解决的,特别是针对污染土壤的预防、整治、修复和开发利用的相关工作,目前仍存空白。因此,应当尽快制定专门的土壤环境保护法,规定专门的、行之有效的法律措施。

  三、发达国家土壤保护立法值得借鉴

  由于经济发展速度的不同,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较早就凸显出土壤环境恶化的问题,因此相关环境保护立法也较早较成熟。诸如美国、英国、德国、法国、荷兰、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就纷纷开展了土壤环境保护法律体系的制定或完善:德国制定了《联邦土壤保护法》,除了减少或避免土壤污染外,还规定了须清理被遗弃污染场地,并依此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污染场地管理体系,要求对污染场地进行调查、识别、风险评价和修复、评估后才可以重新投入使用;荷兰1994年制定了《土壤保护法》和土壤质量标准和规则,其每年花费4亿欧元修复1500~2000个场地;日本针对农业型土壤污染和城市型场地污染分别制定了《农用地土壤污染防治法》和《土壤污染对策法》,实施后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指定的受污染土地、以及修复的受污染土地的数量明显增加;中国台湾地区针对土壤污染制定了《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并制定了配套的18项法律规范,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土壤污染防治立法体系。

  上述各国和地区在各自相关土壤环境保护法律制度的约束和指引下,积极开展工作,使土壤污染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已污染土壤得到了有序的整治和修复,值得我国土壤环境保护立法参考。

  四、实践经验值得提炼

  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相关部门制定了一系列行政法规并在部分省市进行了土地环境监管试点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土壤环境保护法的立法奠定良好的基础:

  2012年11月27日,环境保护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保障工业企业场地再开发利用环境安全的通知》,提出了排查污染场地、合理规划被污染场地的土地用途、严控被污染场地的土地流转、开展被污染场地治理修复、严格环境风险评估和治理修复管理、切实防范场地污染、落实相关责任主体、强化保障工作、加强组织领导的九项任务;2013年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开发布了“关于印发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的通知”,明确了从2015年到2020年的土壤环境保护和治理目标,提出了严格控制新增土壤污染、确定土壤环境保护优先区域、强化被污染土壤的环境风险控制、开展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提升土壤环境监管能力、加快土壤环境保护工程建设等六条主要任务,要实现这些任务目标,亟需土壤环境保护立法进行强制性规范。

  在本届人大三次会议上,我就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提出过立法议案,由于土壤保护迫在眉睫,因此,我再次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

  建议:

  一、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保护法》及其配套的法律法规体系

  二、确定责任主体和明晰职责

  区分“农业型”和“工业场地型”污染,实现法律责任多元化和土壤污染整治民事责任的社会化,促进土壤污染整治市场化、专业化。明确政府部门的管理实施统管和分管相结合的方式,由环保部门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经济信息化部门负责工业场地土壤污染预防和整治的管理;农业部门负责农田土壤污染的预防和整治管理;发展改革、国土资源、规划、建设、财政、科技、卫生、工商等相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土壤环境保护相关工作。

  三、建立土壤污染调查监测体系

  调查监测制度是防治土壤污染的一个基础性制度,土壤调查耗时长、过程复杂,要明确调查主体、统一调查方案、规范调查方法,建立土壤污染档案,特别是对已发生土壤污染事故的区域、饮用水水源地、危险物质作业场所等涉及土壤高污染风险的敏感区域应开展重点调查,为土壤环境保护和修复治理提供基础支撑。

  四、建立土壤污染管制区体系

  根据污染程度和影响程度的不同,将土壤污染区域划分为土壤污染清理区和土壤污染整治区,在各管制区内采取不同的管制方式。对土壤环境质量超过规定的标准,污染有扩大、蔓延趋势或者已影响到人体健康的区域,划定为土壤污染清理区域。该区域应当限期清理,清除污染物。相关污染者或者权利人应按环保部门的要求限期治理污染,在限定期限内没有完成的,可以通过代履行进行。对其他土壤受污染的区域,根据土壤用途,划定为一定的土壤污染整治区,分步进行整治。在完成整治前,限制该区域的产业准入。

  五、建立土壤污染的责任追究体系

  土壤污染的预防和整治实行污染者依法负责原则。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是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治理、修复的责任主体。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发生变更的,由变更后继承其债权、债务的单位承担相关责任;该单位已终止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承担相关责任;土地使用权依法转让的,由受让人承担相关责任。同时,依据投资者收益原则,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投入土壤环境保护工作。

  六、建立工业场地流转修复体系

  将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治理、修复作为实施工业场地流转的前置条件,规定在土地出让、划拨前应完成环境调查、评估工作,经调查和评估发现土壤已受污染的,应当明确治理修复主体,并编制治理和修复方案,方可流转。

  七、建立农用地土壤保护体系

  通过相关政策法规推广高效低毒的化肥和农药,指导农民合理施用化肥和农药;实施污水灌溉工程的,应确保污水预处理达标后使用。对受污染的农田,在政府组织开展整治前,如尚有可资利用的地方,农业部门应当公布适宜或不适宜种植农作物名录,指导农民科学耕种。

  八、建立突发性污染应急体系

  在可能造成土壤污染紧急事件发生时,要求造成污染的单位和个人,必须立即采取防治土壤污染危害的应急措施,并报告环境保护部门及其他有管辖权的管理部门,接受调查并做出紧急处理,把土壤污染对人类健康或环境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限度。

  九、建立土壤污染治理的基金体系

  土壤污染整治周期长、技术难、投资巨大,因此需要建立国家和省两级土壤污染整治专项基金,支持对被污染的土壤进行整治与修复。在污染者不明、无力或不愿承担责任时,由专门的土壤污染整治基金来进行支付,整治基金同时保留向污染者追偿的权利。

  十、畅通污染受害者的投诉通道

  对造成土壤污染的企业或个人要依法惩处,对受害人的控诉要依法受理,只有畅通投诉通道,提高污染成本,才能有效治理污染。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在线分享:

| 相关动态

荣民

荣民集团是陕西一家大型民营企业,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23年排名287位。

在线分享:

荣民

荣民

关注官方微信

站内搜索
确认
取消

Copyright © 2021 荣民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210120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