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关于请求中央关注和支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关于请求中央关注和支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 分类:参政议政
  • 作者:
  • 来源:
  • 2015-11-07
  • 浏览量  0

【概要描述】关于请求中央关注和支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的建议;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荣民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史贵禄;前不久,在陕全国人大代表煤电联动调研组,对陕西,特别是陕北煤电资源联动开发进行了专题调研,先后听取了政府的有关情况汇报,并与企业代表进行了座谈,详细了解企业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共同探讨了如何更好地促进陕北能源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

  陕北是著名的革命老区,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该区域煤炭地质储量2870亿吨,石油地质储量19.8亿吨,天然气储量预测5.3万亿立方米,岩盐储量预测6万亿吨。经过十多年的大规模开发,能源化工基地已形成两个经济开发区,八个工业园区的格局。神华、中石油、兖矿、鲁能、华电、首钢、延长、陕投、陕煤等三十多家国内大型企业和陶氏化学、英美安格鲁、南非撒索尔、英荷壳牌等世界五百强企业入驻陕北。建成超亿吨神东煤炭生产基地,千万吨原油生产基地,亚洲最大的天然气净化装置,国内最大的甲醇生产基地,正在形成国内最大的火电基地。陕北已成为我国西煤东运、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的重要基地,承担着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责任。

  陕北虽为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但并未得到与浦东、滨海、成渝、长株潭实验区一样的配套政策支持。基地建设的快速发展与相对滞后的体制、机制、制度、政策等因素在能源开发中引发了诸多值得关注的矛盾和问题,单靠地方政府已无法解决。因此,在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新挑战情况下,请求中央给予陕北特殊的政策支持,这时促进国家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一是资源浪费严重,解决资源保护的问题非常紧迫。按国家《煤炭工业技术规范》要求,煤矿的采区回采率厚、中、薄煤层分别应不低于75%、80%、85%,而陕北煤矿在利益最大化的驱使下,追求低投入、高产出,实行掠夺式开采,回采率平均为58%、62%、68%,年浪费煤炭1920万吨。此外,煤矿超设计、超能力开采使矿区、矿井服务年限大大缩短。比如,榆林市榆家梁煤矿设计能力为500万吨/年,实际生产已达到1500万吨/年,服务年限由34年缩短为11年;现有210个地方煤矿储量不足18亿吨,服务年限不足20年,其中已有5个矿井因资源枯竭正在办理闭坑审批手续。加之伴生矿床未实施立体勘探和开发,造成榆林市每年约有38亿立方米的煤层气排空,既浪费资源又加剧温室效应,影响全球气候变化。

  二是环境破坏严重,生态环境的保护问题急待解决。由于资源无序开发,在一些地方已造成突出的地区环境问题:一是地表塌陷。以榆林为例,至2007年3月,全市因采矿形成的塌陷面积共60.16平方公里,其中神东公司所属煤矿造成52.32平方公里,已损毁房屋2310间、水浇地3112亩、旱地19678亩、林草地55290亩、地方道路2公里。二是地下水位下降。榆林全市湖泊由开发前的869个减少为79个,仅神木县境内就由10条河断流,20多眼泉井干枯,乌兰木伦河的河床被占去90%。三是大面积植被被破坏。仅4条天然气输气管线就破坏植被100多平方公里。四是“三废”污染日益严重。据2004年监测,神木大柳塔镇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总悬浮颗粒和二氧化硫三项指标,分别是开发前的4倍、17倍和24倍;锦界工业园区处理污水废渣至今仍是外排下渗、挖坑掩埋,给秃尾河水的污染埋下隐患。

  三是资源综合利用效益损失严重,老区人民至今没有从资源开发中获得丰厚的回报。陕北资源综合利用效率低是一个共性问题。据调查,陕北中煤利用率不到40%,煤矸石利用率不到20%,粉煤的利用率只有48%,与煤伴生的焦化工业产品回收率也很低,这几项加起来,每年直接经济损失近3个亿。

  造成陕北能源开发中出现如此严重弊端和突出问题,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有发展理念、发展方式等问题,也有政策、体制和机制问题,当然也有人们对能源开发规律的认识、科学规划和管理等问题。

  一、建议国家制定有利于保护资源开发利用的政策和法律法规体系

  (一)建立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实行保护性开发

  国家应尽快停止对各类资源的行政划拨,停止无偿或低偿出让资源,坚持“先立项、后配置”和“整装预留,分期配置”的原则,变行政审批为市场化运作。国家还应尽快制定资源价格体系,逐步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的平均征收比率由现在的1.18%提至3%,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的分成比例由中、省的5:5分成改为中央和地方按2:8分成,要高度重视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

  (二)建立平等的市场准入机制,从源头上控制资源消耗和污染

  政府要认真做好资源开发项目的前期工作,推进矿业权有偿使用改革,对已经形成尚未被占有的矿产地的矿业权由各级政府在各自权限范围内通过招、拍、挂等市场化方式,选择投资者,防止企业圈地和抢占资源,为各类企业参与能源开发创造平等的准入和竞争机制。

  (三)建立完善能源资源开发的法律法规体系,促进能源资源清洁高效利用

  我国的资源禀赋和发展状况,在较长时间内难以改变能源主要依赖煤炭的格局。因此,必须通过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权威性和标准体系,加快推广应用先进清洁发展技术,优化发展煤化工等深加工企业,促进煤炭清洁生产和清洁循环利用,提高煤炭产业附加值和使用效率,同时依据法律法规,大力整顿煤炭秩序,加大煤矿瓦斯治理和瓦斯使用的力度,鼓励兼并重组,形成若干大型煤炭生产集团。

  二、建议完善生态环境补偿机制,解决无人为环境破坏埋单的问题

  1、建议国家组织有关专家对陕北资源开发造成的环境问题进行普查,做出权威的鉴定、评估,并制定矿区沉陷、“三废”污染等治理补偿办法及细则,明确企业环境保护和主体责任,明确生态补偿资金来源、补偿渠道、补偿方法,建立一整套生态补偿标准体系。

  2、建议中央政府将陕西省纳入国家资源有偿使用的试点范围,在国家理顺能源产品价格之前,参照山西省的做法,批准陕西建立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煤矿转产发展基金和政府价格调解基金,主要用于解决资源开发的环境治理、植被恢复、资源开发区群众生存、生活和生产补偿等问题。

  3、建议中央政府加大对资源地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特别是生态保护、产业结构调整、接续产业扶持、群众生活生产等领域,给予专项转移支付,使当地政府有相应财力解决能源化工基地建设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支持资源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三、建议加大财税管理体制改革,提高地方财政的公共支付能力

  (一)要调整资源税政策

  改变资源税的计量依据,由现在的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在计征依据未改之前,适当提高陕北现行的资源税征收标准,原煤由现行的3.2元/吨调整为5元/吨;原油由28元/吨调整为30元/吨;天然气由12元/立方米调整为15元/立方米,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二)要调整纳税地点

  按照税收与税源相一致的原则,所有从事资源开发的企业都应在资源地缴纳。如驻陕北的长庆油田分公司、神华神东公司以及其他生产企业,都应在税源生产地——陕北就地纳税,然后按分享比例解缴入库;“陕京”、“陕宁”、“陕沪”天然气管道运输营业税纳税地点也应在资源输出地——陕西榆林。

  (三)要调整税收的纵向分配比例

  建立规范的中央、省、市、县四级分税制财政体系,在保证国家宏观调控能力的前提下,适当提高地方分享比例,增值税和所得税,中央与地方之间按60%和40%进行分成,以达到中央与地方政府事权和财权相一致。

  四、建议加强新能源产业的研发应用,为推动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提供技术支撑

  有效的能源化工资源不可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科技上的重大突破和创新,是能源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因此,建议加快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技术研发机构建设,尽快成立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技术研发中心,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知名企业携手合作,加速对新能源产业的技术创新研究,集中力量攻破薄弱环节,解决一批重大科研成果的产业转化问题,依靠科技进步,不断提高资源回采率和利用率,避免更大的浪费。

  五、建议加强水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解决能源化工基地的用水问题

  21世纪,谁拥有水资源,谁就拥有了生存和发展权。从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看,水资源缺乏是制约基地建设的重要因素,必须加强水资源综合利用,统筹配置水资源,“蓄住天上水、涵养地表水、开采地下水、引来外来水、回用处理水”,全面构筑适应基地建设和县域经济的水体系。特别应高度重视,尽快开发黄河水电资源。黄河流经陕北430公里,这是陕北拥有的一个大战略性资源,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迫切需要一个大型水电站成为理想的调峰电源。因此尽快开发黄河水电资源,这对加快建设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加速沿黄河贫困山区农民致富奔小康步伐,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建议国家大力支持,省上能把此事拿在手上,尽快立项开发。

  六、建议实施宏观调控措施,加大对陕北老区的扶持

  从调查看,陕北资源大开发并没有让当地人民富裕起来。以榆林市为例,2006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6690元,是全国平均水平11759元的65%;农民人均收入2094元,是全国平均水平3578元的58.5%。全市12县区中有1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有1600多个行政村尚未脱贫,占全市行政村的35%,贫困人口约60多万人。解放60年了,全市还有146万人没有解决吃水问题,农村的文化、教育、卫生、交通等基础设施也很落后。据此,请求中央能充分考虑陕北做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实际,给予特殊扶持。

  1、将以榆林为中心的陕蒙晋甘宁能源基地确定为国家级“西部能源开发特区”,在加快资源开发的同时,注意保护地方政府和群众的利益,规划划拨一部分资源出来,留给地方政府支配使用,自主开发建设,上项目、搞加工、强实力、增就业,实现资源开发和地方经济同步发展。比如铜川,现在地下所储存的煤炭,如果继续按每年2千万吨开采,再有15年就挖尽了,那铜川矿的25万职工怎么办?因此,在铜川不宜再进行大开采,把煤留下来,由地方政府组织就地转化,是一步良策。

  2、尽快立项修建榆林至关中煤炭运输铁路专线,这对解决关中地区缺资源、运煤难、费用高,吸引国内外更多大财团、大集团、大公司来陕投资,加快开发建设关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国家相关部门应协调神华公司、铁道部和山西省的关系,早日开通榆林经大同至北京的铁路直通客运线,解决老区群众出行难的问题,并能适当增加市县在神朔、神延铁路运力的比重,支持陕北能源经济的发展。

  3、建议中央高度关注陕北地区矿产资源采空地面村民搬迁自救问题。现行的煤矿采矿区所造成的地面采空崩塌、裂缝,给老百姓的搬迁费仅为0.2元/吨,根本无济于事,请求中央能够实施全方位的救助措施。

  (该文原载《史贵禄建议议案录》P195页)

关于请求中央关注和支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概要描述】关于请求中央关注和支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的建议;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荣民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史贵禄;前不久,在陕全国人大代表煤电联动调研组,对陕西,特别是陕北煤电资源联动开发进行了专题调研,先后听取了政府的有关情况汇报,并与企业代表进行了座谈,详细了解企业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共同探讨了如何更好地促进陕北能源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

  陕北是著名的革命老区,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该区域煤炭地质储量2870亿吨,石油地质储量19.8亿吨,天然气储量预测5.3万亿立方米,岩盐储量预测6万亿吨。经过十多年的大规模开发,能源化工基地已形成两个经济开发区,八个工业园区的格局。神华、中石油、兖矿、鲁能、华电、首钢、延长、陕投、陕煤等三十多家国内大型企业和陶氏化学、英美安格鲁、南非撒索尔、英荷壳牌等世界五百强企业入驻陕北。建成超亿吨神东煤炭生产基地,千万吨原油生产基地,亚洲最大的天然气净化装置,国内最大的甲醇生产基地,正在形成国内最大的火电基地。陕北已成为我国西煤东运、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的重要基地,承担着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责任。

  陕北虽为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但并未得到与浦东、滨海、成渝、长株潭实验区一样的配套政策支持。基地建设的快速发展与相对滞后的体制、机制、制度、政策等因素在能源开发中引发了诸多值得关注的矛盾和问题,单靠地方政府已无法解决。因此,在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新挑战情况下,请求中央给予陕北特殊的政策支持,这时促进国家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一是资源浪费严重,解决资源保护的问题非常紧迫。按国家《煤炭工业技术规范》要求,煤矿的采区回采率厚、中、薄煤层分别应不低于75%、80%、85%,而陕北煤矿在利益最大化的驱使下,追求低投入、高产出,实行掠夺式开采,回采率平均为58%、62%、68%,年浪费煤炭1920万吨。此外,煤矿超设计、超能力开采使矿区、矿井服务年限大大缩短。比如,榆林市榆家梁煤矿设计能力为500万吨/年,实际生产已达到1500万吨/年,服务年限由34年缩短为11年;现有210个地方煤矿储量不足18亿吨,服务年限不足20年,其中已有5个矿井因资源枯竭正在办理闭坑审批手续。加之伴生矿床未实施立体勘探和开发,造成榆林市每年约有38亿立方米的煤层气排空,既浪费资源又加剧温室效应,影响全球气候变化。

  二是环境破坏严重,生态环境的保护问题急待解决。由于资源无序开发,在一些地方已造成突出的地区环境问题:一是地表塌陷。以榆林为例,至2007年3月,全市因采矿形成的塌陷面积共60.16平方公里,其中神东公司所属煤矿造成52.32平方公里,已损毁房屋2310间、水浇地3112亩、旱地19678亩、林草地55290亩、地方道路2公里。二是地下水位下降。榆林全市湖泊由开发前的869个减少为79个,仅神木县境内就由10条河断流,20多眼泉井干枯,乌兰木伦河的河床被占去90%。三是大面积植被被破坏。仅4条天然气输气管线就破坏植被100多平方公里。四是“三废”污染日益严重。据2004年监测,神木大柳塔镇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总悬浮颗粒和二氧化硫三项指标,分别是开发前的4倍、17倍和24倍;锦界工业园区处理污水废渣至今仍是外排下渗、挖坑掩埋,给秃尾河水的污染埋下隐患。

  三是资源综合利用效益损失严重,老区人民至今没有从资源开发中获得丰厚的回报。陕北资源综合利用效率低是一个共性问题。据调查,陕北中煤利用率不到40%,煤矸石利用率不到20%,粉煤的利用率只有48%,与煤伴生的焦化工业产品回收率也很低,这几项加起来,每年直接经济损失近3个亿。

  造成陕北能源开发中出现如此严重弊端和突出问题,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有发展理念、发展方式等问题,也有政策、体制和机制问题,当然也有人们对能源开发规律的认识、科学规划和管理等问题。

  一、建议国家制定有利于保护资源开发利用的政策和法律法规体系

  (一)建立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实行保护性开发

  国家应尽快停止对各类资源的行政划拨,停止无偿或低偿出让资源,坚持“先立项、后配置”和“整装预留,分期配置”的原则,变行政审批为市场化运作。国家还应尽快制定资源价格体系,逐步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的平均征收比率由现在的1.18%提至3%,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的分成比例由中、省的5:5分成改为中央和地方按2:8分成,要高度重视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

  (二)建立平等的市场准入机制,从源头上控制资源消耗和污染

  政府要认真做好资源开发项目的前期工作,推进矿业权有偿使用改革,对已经形成尚未被占有的矿产地的矿业权由各级政府在各自权限范围内通过招、拍、挂等市场化方式,选择投资者,防止企业圈地和抢占资源,为各类企业参与能源开发创造平等的准入和竞争机制。

  (三)建立完善能源资源开发的法律法规体系,促进能源资源清洁高效利用

  我国的资源禀赋和发展状况,在较长时间内难以改变能源主要依赖煤炭的格局。因此,必须通过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权威性和标准体系,加快推广应用先进清洁发展技术,优化发展煤化工等深加工企业,促进煤炭清洁生产和清洁循环利用,提高煤炭产业附加值和使用效率,同时依据法律法规,大力整顿煤炭秩序,加大煤矿瓦斯治理和瓦斯使用的力度,鼓励兼并重组,形成若干大型煤炭生产集团。

  二、建议完善生态环境补偿机制,解决无人为环境破坏埋单的问题

  1、建议国家组织有关专家对陕北资源开发造成的环境问题进行普查,做出权威的鉴定、评估,并制定矿区沉陷、“三废”污染等治理补偿办法及细则,明确企业环境保护和主体责任,明确生态补偿资金来源、补偿渠道、补偿方法,建立一整套生态补偿标准体系。

  2、建议中央政府将陕西省纳入国家资源有偿使用的试点范围,在国家理顺能源产品价格之前,参照山西省的做法,批准陕西建立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煤矿转产发展基金和政府价格调解基金,主要用于解决资源开发的环境治理、植被恢复、资源开发区群众生存、生活和生产补偿等问题。

  3、建议中央政府加大对资源地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特别是生态保护、产业结构调整、接续产业扶持、群众生活生产等领域,给予专项转移支付,使当地政府有相应财力解决能源化工基地建设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支持资源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三、建议加大财税管理体制改革,提高地方财政的公共支付能力

  (一)要调整资源税政策

  改变资源税的计量依据,由现在的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在计征依据未改之前,适当提高陕北现行的资源税征收标准,原煤由现行的3.2元/吨调整为5元/吨;原油由28元/吨调整为30元/吨;天然气由12元/立方米调整为15元/立方米,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二)要调整纳税地点

  按照税收与税源相一致的原则,所有从事资源开发的企业都应在资源地缴纳。如驻陕北的长庆油田分公司、神华神东公司以及其他生产企业,都应在税源生产地——陕北就地纳税,然后按分享比例解缴入库;“陕京”、“陕宁”、“陕沪”天然气管道运输营业税纳税地点也应在资源输出地——陕西榆林。

  (三)要调整税收的纵向分配比例

  建立规范的中央、省、市、县四级分税制财政体系,在保证国家宏观调控能力的前提下,适当提高地方分享比例,增值税和所得税,中央与地方之间按60%和40%进行分成,以达到中央与地方政府事权和财权相一致。

  四、建议加强新能源产业的研发应用,为推动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提供技术支撑

  有效的能源化工资源不可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科技上的重大突破和创新,是能源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因此,建议加快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技术研发机构建设,尽快成立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技术研发中心,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知名企业携手合作,加速对新能源产业的技术创新研究,集中力量攻破薄弱环节,解决一批重大科研成果的产业转化问题,依靠科技进步,不断提高资源回采率和利用率,避免更大的浪费。

  五、建议加强水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解决能源化工基地的用水问题

  21世纪,谁拥有水资源,谁就拥有了生存和发展权。从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看,水资源缺乏是制约基地建设的重要因素,必须加强水资源综合利用,统筹配置水资源,“蓄住天上水、涵养地表水、开采地下水、引来外来水、回用处理水”,全面构筑适应基地建设和县域经济的水体系。特别应高度重视,尽快开发黄河水电资源。黄河流经陕北430公里,这是陕北拥有的一个大战略性资源,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迫切需要一个大型水电站成为理想的调峰电源。因此尽快开发黄河水电资源,这对加快建设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加速沿黄河贫困山区农民致富奔小康步伐,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建议国家大力支持,省上能把此事拿在手上,尽快立项开发。

  六、建议实施宏观调控措施,加大对陕北老区的扶持

  从调查看,陕北资源大开发并没有让当地人民富裕起来。以榆林市为例,2006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6690元,是全国平均水平11759元的65%;农民人均收入2094元,是全国平均水平3578元的58.5%。全市12县区中有1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有1600多个行政村尚未脱贫,占全市行政村的35%,贫困人口约60多万人。解放60年了,全市还有146万人没有解决吃水问题,农村的文化、教育、卫生、交通等基础设施也很落后。据此,请求中央能充分考虑陕北做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实际,给予特殊扶持。

  1、将以榆林为中心的陕蒙晋甘宁能源基地确定为国家级“西部能源开发特区”,在加快资源开发的同时,注意保护地方政府和群众的利益,规划划拨一部分资源出来,留给地方政府支配使用,自主开发建设,上项目、搞加工、强实力、增就业,实现资源开发和地方经济同步发展。比如铜川,现在地下所储存的煤炭,如果继续按每年2千万吨开采,再有15年就挖尽了,那铜川矿的25万职工怎么办?因此,在铜川不宜再进行大开采,把煤留下来,由地方政府组织就地转化,是一步良策。

  2、尽快立项修建榆林至关中煤炭运输铁路专线,这对解决关中地区缺资源、运煤难、费用高,吸引国内外更多大财团、大集团、大公司来陕投资,加快开发建设关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国家相关部门应协调神华公司、铁道部和山西省的关系,早日开通榆林经大同至北京的铁路直通客运线,解决老区群众出行难的问题,并能适当增加市县在神朔、神延铁路运力的比重,支持陕北能源经济的发展。

  3、建议中央高度关注陕北地区矿产资源采空地面村民搬迁自救问题。现行的煤矿采矿区所造成的地面采空崩塌、裂缝,给老百姓的搬迁费仅为0.2元/吨,根本无济于事,请求中央能够实施全方位的救助措施。

  (该文原载《史贵禄建议议案录》P195页)

  • 分类:参政议政
  • 作者:
  • 来源:
  • 2015-11-07 10:52
  • 访问量:0
详情

荣民

关于请求中央关注和支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荣民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史贵禄

  前不久,在陕全国人大代表煤电联动调研组,对陕西,特别是陕北煤电资源联动开发进行了专题调研,先后听取了政府的有关情况汇报,并与企业代表进行了座谈,详细了解企业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共同探讨了如何更好地促进陕北能源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

  陕北是著名的革命老区,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该区域煤炭地质储量2870亿吨,石油地质储量19.8亿吨,天然气储量预测5.3万亿立方米,岩盐储量预测6万亿吨。经过十多年的大规模开发,能源化工基地已形成两个经济开发区,八个工业园区的格局。神华、中石油、兖矿、鲁能、华电、首钢、延长、陕投、陕煤等三十多家国内大型企业和陶氏化学、英美安格鲁、南非撒索尔、英荷壳牌等世界五百强企业入驻陕北。建成超亿吨神东煤炭生产基地,千万吨原油生产基地,亚洲最大的天然气净化装置,国内最大的甲醇生产基地,正在形成国内最大的火电基地。陕北已成为我国西煤东运、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的重要基地,承担着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责任。

  陕北虽为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但并未得到与浦东、滨海、成渝、长株潭实验区一样的配套政策支持。基地建设的快速发展与相对滞后的体制、机制、制度、政策等因素在能源开发中引发了诸多值得关注的矛盾和问题,单靠地方政府已无法解决。因此,在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新挑战情况下,请求中央给予陕北特殊的政策支持,这时促进国家能源化工基地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一是资源浪费严重,解决资源保护的问题非常紧迫。按国家《煤炭工业技术规范》要求,煤矿的采区回采率厚、中、薄煤层分别应不低于75%、80%、85%,而陕北煤矿在利益最大化的驱使下,追求低投入、高产出,实行掠夺式开采,回采率平均为58%、62%、68%,年浪费煤炭1920万吨。此外,煤矿超设计、超能力开采使矿区、矿井服务年限大大缩短。比如,榆林市榆家梁煤矿设计能力为500万吨/年,实际生产已达到1500万吨/年,服务年限由34年缩短为11年;现有210个地方煤矿储量不足18亿吨,服务年限不足20年,其中已有5个矿井因资源枯竭正在办理闭坑审批手续。加之伴生矿床未实施立体勘探和开发,造成榆林市每年约有38亿立方米的煤层气排空,既浪费资源又加剧温室效应,影响全球气候变化。

  二是环境破坏严重,生态环境的保护问题急待解决。由于资源无序开发,在一些地方已造成突出的地区环境问题:一是地表塌陷。以榆林为例,至2007年3月,全市因采矿形成的塌陷面积共60.16平方公里,其中神东公司所属煤矿造成52.32平方公里,已损毁房屋2310间、水浇地3112亩、旱地19678亩、林草地55290亩、地方道路2公里。二是地下水位下降。榆林全市湖泊由开发前的869个减少为79个,仅神木县境内就由10条河断流,20多眼泉井干枯,乌兰木伦河的河床被占去90%。三是大面积植被被破坏。仅4条天然气输气管线就破坏植被100多平方公里。四是“三废”污染日益严重。据2004年监测,神木大柳塔镇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总悬浮颗粒和二氧化硫三项指标,分别是开发前的4倍、17倍和24倍;锦界工业园区处理污水废渣至今仍是外排下渗、挖坑掩埋,给秃尾河水的污染埋下隐患。

  三是资源综合利用效益损失严重,老区人民至今没有从资源开发中获得丰厚的回报。陕北资源综合利用效率低是一个共性问题。据调查,陕北中煤利用率不到40%,煤矸石利用率不到20%,粉煤的利用率只有48%,与煤伴生的焦化工业产品回收率也很低,这几项加起来,每年直接经济损失近3个亿。

  造成陕北能源开发中出现如此严重弊端和突出问题,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有发展理念、发展方式等问题,也有政策、体制和机制问题,当然也有人们对能源开发规律的认识、科学规划和管理等问题。

  一、建议国家制定有利于保护资源开发利用的政策和法律法规体系

  (一)建立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实行保护性开发

  国家应尽快停止对各类资源的行政划拨,停止无偿或低偿出让资源,坚持“先立项、后配置”和“整装预留,分期配置”的原则,变行政审批为市场化运作。国家还应尽快制定资源价格体系,逐步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的平均征收比率由现在的1.18%提至3%,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的分成比例由中、省的5:5分成改为中央和地方按2:8分成,要高度重视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

  (二)建立平等的市场准入机制,从源头上控制资源消耗和污染

  政府要认真做好资源开发项目的前期工作,推进矿业权有偿使用改革,对已经形成尚未被占有的矿产地的矿业权由各级政府在各自权限范围内通过招、拍、挂等市场化方式,选择投资者,防止企业圈地和抢占资源,为各类企业参与能源开发创造平等的准入和竞争机制。

  (三)建立完善能源资源开发的法律法规体系,促进能源资源清洁高效利用

  我国的资源禀赋和发展状况,在较长时间内难以改变能源主要依赖煤炭的格局。因此,必须通过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权威性和标准体系,加快推广应用先进清洁发展技术,优化发展煤化工等深加工企业,促进煤炭清洁生产和清洁循环利用,提高煤炭产业附加值和使用效率,同时依据法律法规,大力整顿煤炭秩序,加大煤矿瓦斯治理和瓦斯使用的力度,鼓励兼并重组,形成若干大型煤炭生产集团。

  二、建议完善生态环境补偿机制,解决无人为环境破坏埋单的问题

  1、建议国家组织有关专家对陕北资源开发造成的环境问题进行普查,做出权威的鉴定、评估,并制定矿区沉陷、“三废”污染等治理补偿办法及细则,明确企业环境保护和主体责任,明确生态补偿资金来源、补偿渠道、补偿方法,建立一整套生态补偿标准体系。

  2、建议中央政府将陕西省纳入国家资源有偿使用的试点范围,在国家理顺能源产品价格之前,参照山西省的做法,批准陕西建立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煤矿转产发展基金和政府价格调解基金,主要用于解决资源开发的环境治理、植被恢复、资源开发区群众生存、生活和生产补偿等问题。

  3、建议中央政府加大对资源地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特别是生态保护、产业结构调整、接续产业扶持、群众生活生产等领域,给予专项转移支付,使当地政府有相应财力解决能源化工基地建设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支持资源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三、建议加大财税管理体制改革,提高地方财政的公共支付能力

  (一)要调整资源税政策

  改变资源税的计量依据,由现在的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在计征依据未改之前,适当提高陕北现行的资源税征收标准,原煤由现行的3.2元/吨调整为5元/吨;原油由28元/吨调整为30元/吨;天然气由12元/立方米调整为15元/立方米,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二)要调整纳税地点

  按照税收与税源相一致的原则,所有从事资源开发的企业都应在资源地缴纳。如驻陕北的长庆油田分公司、神华神东公司以及其他生产企业,都应在税源生产地——陕北就地纳税,然后按分享比例解缴入库;“陕京”、“陕宁”、“陕沪”天然气管道运输营业税纳税地点也应在资源输出地——陕西榆林。

  (三)要调整税收的纵向分配比例

  建立规范的中央、省、市、县四级分税制财政体系,在保证国家宏观调控能力的前提下,适当提高地方分享比例,增值税和所得税,中央与地方之间按60%和40%进行分成,以达到中央与地方政府事权和财权相一致。

  四、建议加强新能源产业的研发应用,为推动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提供技术支撑

  有效的能源化工资源不可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科技上的重大突破和创新,是能源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因此,建议加快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技术研发机构建设,尽快成立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技术研发中心,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知名企业携手合作,加速对新能源产业的技术创新研究,集中力量攻破薄弱环节,解决一批重大科研成果的产业转化问题,依靠科技进步,不断提高资源回采率和利用率,避免更大的浪费。

  五、建议加强水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解决能源化工基地的用水问题

  21世纪,谁拥有水资源,谁就拥有了生存和发展权。从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看,水资源缺乏是制约基地建设的重要因素,必须加强水资源综合利用,统筹配置水资源,“蓄住天上水、涵养地表水、开采地下水、引来外来水、回用处理水”,全面构筑适应基地建设和县域经济的水体系。特别应高度重视,尽快开发黄河水电资源。黄河流经陕北430公里,这是陕北拥有的一个大战略性资源,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迫切需要一个大型水电站成为理想的调峰电源。因此尽快开发黄河水电资源,这对加快建设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加速沿黄河贫困山区农民致富奔小康步伐,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建议国家大力支持,省上能把此事拿在手上,尽快立项开发。

  六、建议实施宏观调控措施,加大对陕北老区的扶持

  从调查看,陕北资源大开发并没有让当地人民富裕起来。以榆林市为例,2006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6690元,是全国平均水平11759元的65%;农民人均收入2094元,是全国平均水平3578元的58.5%。全市12县区中有1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有1600多个行政村尚未脱贫,占全市行政村的35%,贫困人口约60多万人。解放60年了,全市还有146万人没有解决吃水问题,农村的文化、教育、卫生、交通等基础设施也很落后。据此,请求中央能充分考虑陕北做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实际,给予特殊扶持。

  1、将以榆林为中心的陕蒙晋甘宁能源基地确定为国家级“西部能源开发特区”,在加快资源开发的同时,注意保护地方政府和群众的利益,规划划拨一部分资源出来,留给地方政府支配使用,自主开发建设,上项目、搞加工、强实力、增就业,实现资源开发和地方经济同步发展。比如铜川,现在地下所储存的煤炭,如果继续按每年2千万吨开采,再有15年就挖尽了,那铜川矿的25万职工怎么办?因此,在铜川不宜再进行大开采,把煤留下来,由地方政府组织就地转化,是一步良策。

  2、尽快立项修建榆林至关中煤炭运输铁路专线,这对解决关中地区缺资源、运煤难、费用高,吸引国内外更多大财团、大集团、大公司来陕投资,加快开发建设关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国家相关部门应协调神华公司、铁道部和山西省的关系,早日开通榆林经大同至北京的铁路直通客运线,解决老区群众出行难的问题,并能适当增加市县在神朔、神延铁路运力的比重,支持陕北能源经济的发展。

  3、建议中央高度关注陕北地区矿产资源采空地面村民搬迁自救问题。现行的煤矿采矿区所造成的地面采空崩塌、裂缝,给老百姓的搬迁费仅为0.2元/吨,根本无济于事,请求中央能够实施全方位的救助措施。

  (该文原载《史贵禄建议议案录》P195页)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在线分享:

| 相关动态

荣民

荣民集团是陕西一家大型民营企业,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23年排名287位。

在线分享:

荣民

荣民

关注官方微信

站内搜索
确认
取消

Copyright © 2021 荣民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21012027号-1